紅桌與塑膠椅-女子的酒2.0

去年我們以「女子的酒Cawi’美式生活-再現釀酒文化」開啟了在部落釀酒的生活,期望可以透過釀酒這件事復振部落失傳已久的palimo(獻酒)儀式,計畫結束了我們依然沒有完成復振,過程中我們學習很多也檢討很多,今年我們一樣要釀酒,透過釀酒來推動部落女性事工,延續去年計畫目標。 去年啟動釀酒計畫後我們得到了很多回饋,靜浦文健站的老人家因此開了一堂自主製麴及釀酒的課;受裏路出版社採訪-地味手帖NO.02風土技藝:留住文化留住人。執行計畫過程中我們發現除了「釀酒」本身,其實還有很多我們需要做功課及下功夫的地方,因此今年除了持續釀酒這件事,我們將延伸至製作酒麴之植物復育、生長環境、植物調查研究,以及開發各家的家族「酒譜」,透過酒譜紀錄各家的酒麴、酒釀製作秘方及氣味,期望能透過記錄穩定各家所產出的酒麴及酒釀,讓有興趣或是有在釀酒的「酒友」可以有一個釀酒的酒譜作依據,也能買到安心的酒麴及酒釀。

談談名字_紅桌與塑膠椅-女子的酒2.0

@ 2021-09-03


關於名字,不論是「Cawi’頂浪魂」、「秀姑巒溪金三角」、「Wawa no Cawi’」、「美式生活/Orip’ no Pangcah」,都是我們在不同的時間、不同的位置,所呈現的樣子,各自用我們的方式,紀錄我們的部落,無論是哪個階段,都是我們。

 

【女子的酒2.0】

去年我們以「女子的酒」作為團隊名稱,構想源自過去阿美族釀酒一事為女子事務及剛好團隊成員都是女性,如同前述,名字代表著不同時空用不同的方式的我們,書寫、紀錄自己的部落,而今年我們以女子的酒2.0作為今年團隊名稱的子名稱,表達的是以同樣行動做不同的呈現

 


 【紅桌與塑膠椅】


隨著經歷開始豐富,擁有一個固定的名字對我們來說是必要的,但經過無數次的討論、對話,即使有了初步的共識,卻總是覺得不夠貼切、不夠到位,前前後後,走來去走來回,兩年的時間就過去了,對於名字我們還是沒有具體的想法。結果在最近的提案討論中,突然出現了一個名稱「紅桌與塑膠椅」,讓人超有畫面的,我們就在想,以前家裡都是以「Parod」(爐灶)為核心,那現在呢?在阿美族的部落裡面,家裡門口幾乎都會有個空地,倉庫一定會有紅色圓桌跟塑膠椅,而且還會寫上名字或是門牌號碼,以免丟失,這是很日常的,像我們在部落討論事務、聚會、工作、吃飯或休息都在使用,所以我們想像,紅桌跟塑膠椅是一個意象,來來去去,像部落、像團隊,也像家,它讓舊的持續關係加深,新的關係也將被接納,因此,我們決定了這樣的名字。 
 

美好的事情,總是需要時間等待

@ 2021-06-28
美好的事情,總是需要時間等待
去年六月端午連假在部落開啟了製麴及釀酒工事,從酒麴植物的採集、酒麴製作、蒸餾酒到最後一天ina們的歌謠,總感覺時間流逝速度,像在吹過部落的風,時而快或慢,快得是和ina們相處的時間,慢的是製作tamod以及蒸餾酒、kani’的過程,不過幸好在時間變換快速的空間裡,總能找到對應的方法,就像沿岸的沙一樣,隨中洋流變換自己的樣子。
釀酒想要成功,除了精準掌握材料,靠的是多年經驗的積累,當然沒有開始談何經驗累積,而後,藉由筆記、記憶,利用上次製作的tamod開始自己的釀的路。一般來說,一個多禮拜就可以看到玻璃罐內的成果,不過,不知是哪個環節出錯,超過了三個月罐內的hakhak 始終沒有跟tamod共舞,不免讓人有些失落,所幸就讓他放著吧!或許它們個性害羞吧!
真的是個性害羞,過了一個新年才看到罐內的累積的酒水。於是乎,在今年四月某天下午,將玻璃罐內的酒與糯米分離。有人說味道嚐起來有種潮濕的抹布味(?),也有人說是tamod本身的味道,不管味道如何,最後的結果都是好的!這樣的經驗也讓我想到曾經在網路上看到的一首詩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》,在生命的旅途中,每個人都有自己時程,時快時慢,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,如同罐內的hak hak與tamod,依循著自己的時間,成就不一樣的自己。
回顧團隊近一年歷經的事情,起初是想藉由釀酒一事進而復振palimo,但結果是,我們沒能完成給自己定下的目標,可能太心急了也有可能是時間還沒到,我們或許就像罐內中hakhak在等待些契機,也可能是時間還沒到,畢竟,palimo的復振是需要時間的,畢竟有些事情需要慢慢來。不論待發酵的hakhak或是我們,都需要藉由時間吸取經驗,順著自己的步調,慢慢成就另一個自己。
 
快來關注我們的粉絲專頁:美式生活/'Orip no Pangcah
 
TOP